郑树森院士:我医生生涯最重要的几步,是在副主任医师阶段迈出的
来源: | 作者:shulan | 发布时间: 67天前 | 118 次浏览 | 分享到:
对每一个医生而言,要成为一个经验丰富、学术卓越的医学专家,要经历从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直到主任医师的成长过程,每一个阶段的经历和感受也各不相同。



 
对每一个医生而言,要成为一个经验丰富、学术卓越的医学专家,要经历从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直到主任医师的成长过程,每一个阶段的经历和感受也各不相同。



我觉得在我的人生当中,有很多理想,是在主治医师阶段萌发,在副主任医师阶段通过努力奋斗得到实现,在主任医师阶段加以不断完善。


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树兰医疗集团总院长郑树森院士说,就拿肝脏移植来说,我是在主治医师阶段萌发攻克肝脏移植技术的想法;在副主任医师阶段付诸实践,远赴香港开展动物实验,学习肝脏移植技术,回来后组建肝移植团队,成功完成全省首例肝脏移植手术,推动我国第二次肝移植浪潮。这些从医生涯中非常重要的历史性时刻,都是在我副主任医师的阶段完成的。

 

从小立志当医生治病救人
从医后选择迎难而上

 

郑树森院士祖籍衢州龙游。当医生治病救人,是他从小就立下的志向。


郑树森院士说,关于童年的记忆,有一幕情景印象非常深刻:上学途中会经过一家中药铺,远远地就能闻到中药香,堂上长胡子老先生为病人搭脉看病,处方给药,年幼的他对此充满好奇,心向往之。


到了少年时期,他正式萌生了长大后当医生治病救人的理想。父亲非常支持他,时常谆谆教导:要做有道德的医生

 

大学毕业后,自1973年开始,郑树森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工作,成为一名外科医生。
 
那时我还是一名住院医生,在临床工作中,时刻以踏实、严谨的态度要求自己。对于每个病人、每台手术,都必须做到了如指掌。郑树森院士回忆,那个时候,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来医院查房、换药、开医嘱、记病程录。即使已经回家了,吃过晚饭,他还会骑着自行车回医院,到病房看一看住院的病人情况如何。外科基本技术,都是在住院医师期间积累打下基础的。

 

在临床工作的时间越长,接诊的病人越多,郑树森发现,遇到的困难和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越多。


他意识到,医者要做强,首先要做精普外科包罗全身,不够细分和深入,其中,肝胆胰外科是普外科手术中难度最大的领域之一,曾被誉为外科手术的禁区


越是难度大,越是要迎难而上,勇于挑战突破郑树森毅然选择了肝胆胰外科作为自己的专业发展领域。1983年至1989年,郑树森院士先后在浙江医科大学、华西医科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进一步精进医学理论和实践经验。


在华西医科大学攻读博士期间,他不仅追求手术精益求精,练就了过硬的肝胆胰外科手术技巧;另一方面,也开启了科研之路,阅读外文文献,英语教学,培养了从临床-科研-临床的思维。

 

副主任医师阶段赴香港学习肝移植技术
主刀完成200余例试验猪的肝移植手术

 

终末期肝病患者由于没有好的治疗方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痛苦离世,唯一的希望是肝移植手术。可在90年代初,国内肝移植手术发展得并不成熟。由于手术难度大、风险高,几乎没有医生愿意去挑战这项高难度手术。


有很多终末期肝病患者,病情非常重,他们到医院来就诊,寄希望于手术能让他们的生命得到延续。可当我们手术打开病人的腹腔,却没有好的办法去医治他们,最终只能无奈地重新缝合回去。


郑树森说,每当遇到这样的患者,他觉得非常痛心。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攻克难题,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他再度选择迎难而上。

 

1990年到1992年,他赴香港大学玛丽医院攻读博士后,专门研究肝移植技术。


刚开始是在实验室里,从动物实验做起。


郑树森院士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每次动物实验要准备三头猪,一头是供体,一头是受体,还有一头猪提供输血。


手术成不成功?受体猪术后情况好不好?那段时间,郑树森经常吃住都在实验室,观察受体猪移植后的情况。很多个不眠不休的夜晚,他一个人守在实验室,观察记录,总结经验。就这样,他主刀完成了200余例试验猪的肝移植手术。

 


上世纪90年代初,郑树森副主任医师赴香港学习肝移植手术,这是他和同事与实验猪的合影。两年后他回到杭州完成了浙江首例肝移植手术,并最终成为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

 

199110月,郑树森作为第一助手,完成了香港首例临床肝移植手术,成为当年香港十大新闻。当时,香港大学玛丽医院外科主任范上达教授代表院方,真诚地邀请郑树森能继续留在玛丽医院工作,并许以高薪,但一心想回内地改变落后医疗现状的他婉言谢绝了。

 

副主任医师时完成我省首例肝移植手术
掀起国内第二次肝移植高潮

 

1992年,学成归来的郑树森回到医院,第一件事就是组建肝移植团队,开展肝移植动物实验研究。当时,国内肝移植工作已停滞10年,郑树森克服重重困难,带领团队建动物房,进行动物移植试验。


近一年的时间,经过上百例动物移植试验,到了1993413日,郑树森院士带领团队完成了浙江省首例肝移植手术。

 

这是一位晚期肝癌患者,姓方,之前辗转了多家医院,均被告知无法手术,原本像他这样的情况,只能默默等待死亡,肝移植是唯一的挽救机会。
 
手术从早上6点延续到翌日凌晨1点,进行了整整19个小时。最终手术很成功,切下来的病肝重达6.7公斤。
 
我记得很清楚,手术快结束时,我阑尾炎发作,肚子痛得厉害,但还是坚持做完了手术。手术结束后,才挂上了盐水。这一年,郑树森43岁,完成了全省首例肝移植,自此掀起国内第二次肝移植浪潮。

 

1994年,郑树森带领团队完成国内首例胰肾联合移植,该病例创造亚洲最长存活记录,开拓我国多器官联合移植事业。1996年,胰肾联合移植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郑树森院士说,这些经历和荣誉,都是在他副主任医师阶段完成的。在他看来,副主任医师阶段是一个医生成长最快的阶段,因此要加倍努力,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

 

我自己深有感受,副主任医师阶段已经具备一定的基础,又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个时候再对某一专业领域深入钻研,所取得的成效往往会呈叠加效应。从临床中发现问题,加以研究解决,通过创新突破,才能推动医学科学发展,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晋升主任医师后创新的脚步从未停歇
至今成功实施肝移植手术3300余例

 

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从医更是如此。医学发展日新月异,如果止步不前,就很难走得更远。


到了主任医师阶段,郑树森并没有停下脚步,在肝移植领域不断探索,持续创新。1999年,他带领浙一团队完成首例肝肾联合移植,创国内肝肾联合移植最长存活记录。


活体肝移植是肝移植技术难度最高的手术,尤其是小儿活体肝移植。200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之后,郑树森致力于攻克活体肝移植顶尖技术,推动我国活体肝移植事业发展。同年完成大陆当时年龄最小(9个月)的婴儿活体肝移植手术,并获得成功。


2004
年,郑树森院士团队完成首例劈裂式肝移植;2009年完成首例双供肝活体肝移植……在肝移植领域,一项项创新突破不断刷新记录。在郑树森院士的带领下,肝脏移植创新团队在全国31个省市指导肝移植工作,推动国内肝移植水平向更高层次迈进的同时,还带领团队走出国门,将肝移植技术辐射海外。


2010
年,郑树森院士团队率先开启医学一带一路战略远赴印度尼西亚成功开展活体肝移植、赴美国讲授肝移植的中国技术、向澳大利亚直播示教活体肝移植手术,成为移植外交的典范。


2015
年,郑树森院士领衔的浙江大学终末期肝病综合诊治创新团队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创新团队奖。


如今,郑院士带领树兰医院器官移植团队,依然不断创新,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疑难重病患者排忧解难。截至目前,树兰医院肝移植团队已累积开展肝脏移植600余例,器官移植能力和复杂疑难疾病处置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郑树森院士个人已成功实施肝移植手术3300余例。


郑树森院士表示,从医从教近50年,如今回头看,正是副主任医师阶段的努力奋斗,才得以让梦想实现,用最好的年华,最好的技术去挽救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