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快报】“感谢你,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 向所有不知名的捐献者及家属们深深致敬!
来源: | 作者:shulan | 发布时间: 35天前 | 148 次浏览 | 分享到:

来源:《都市快报》2021年1月22日 16版
    

他,是一名肝移植患者。
   

三十出头的年纪,妻子怀孕8个月,即将体会到初为人父的喜悦。可偏偏就在这时,他被查出肝脏衰竭。如果不做肝移植手术,宝宝一出生就见不到爸爸了。
  

她,也是一名肝移植患者。
  

刚生完二胎才10多天,两次妊娠后,她患上严重的妊娠性脂肪肝,最终导致肝功能衰竭。如果不做肝移植手术,两个孩子就会永远失去妈妈。
  

幸运的是,在他们病危之际,因为有捐献家庭能够摒弃世俗的偏见,无私捐献了去世亲人的器官,使得他们的生命得到延续,让这些刚出生的孩子没有失去爸爸妈妈,也让这些原本面临破碎的家庭重新变得圆满。
  

“作为一名器官移植医生,我在工作中遇到过许多类似的患者,也能够深刻体会他们对生命的渴望。”树兰(杭州)医院医务部副主任、肝胆胰外科张武副主任医师说,“当看到他们手术后顺利恢复重获健康,这真的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
  

没有器官捐献就没有器官移植。每一位移植患者能够重获新生,都离不开那些心怀大爱的器官捐献者及家属们。
  

快报记录了四位移植后患者的生活近况,他们用第二次生命,向所有不知名的捐献者及家属们深深致敬!
   

聂伟

55岁 肝移植患者
   

2016年,丈夫因为胰腺癌离世,没过多久我也病倒了。全身乏力皮肤发黄,人也消瘦了很多。到医院后,被诊断为胆汁淤积型肝硬化,伴有严重肝损伤。当时跑了好几家医院,医生说只能做肝移植。
  

一转眼等了两年,我被疾病折磨得失去了信心。可一想到女儿,她已经没了爸爸,不能再失去妈妈。女儿一直是我的骄傲,她曾获得过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冠军,以及国内外多项艺术体操赛事奖项。以前只要她有比赛,我一定不会缺席。
   

2018年,我来到树兰医院,决定留在杭州做肝移植手术。手术那天是20181224日,术后各项指标都在好转,皮肤一天比一天白。
  

如今两年过去了,我的生活改变很大。现在我每天早上都去跳广场舞,我说自己做过肝移植手术,他们都不信,说一点都看不出来!
  

平时,我还帮女儿带带小外孙,有空会去周边旅游。上个月,我回杭州复查也是自己来的,就当出来散散心,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感谢这些捐献者,他们不仅是挽救了我的生命,更是挽救了我的家庭!
  

依登加甫

38岁  肝移植患者
  

我来自新疆,是一名交警。小时候得过乙肝,虽然经治疗后病情稳定,但长期工作劳累再加上平时不太注意,健康逐渐亮起红灯。
  

20194月,我到医院检查发现肝功能异常,需要住院治疗。一周后,医生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我的肝硬化已经发展到中晚期,吃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肝移植手术。
  

病情进展得很快,当时我全身没力气,以前走路一天走个三四十公里都没问题,生病以后,走个几百米就感觉累得不行。
  

去年6月,我来到杭州。经检查评估符合做肝移植手术的标准。等待手术那段时间,我全身发痒,晚上没法入睡,肚子胀吃不下东西,每一分钟等待都是煎熬。
  

终于,在2020927日,我幸运地等到了匹配的肝源。之前因为疾病,我瘦了整整30斤,做完手术后,身体逐渐恢复,体重也慢慢上来了。
  

2个月后,我出院了,当时感觉我的身体状态已经和正常时候一样了。正是因为有了捐献者的大爱,我才有重生的机会。希望自己尽快康复,早日回到工作岗位上,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魏哲瑜

33岁 肾移植患者
  

201212月,我在国外大学毕业,之后留在那边工作。8个月后,我突然感觉身体不适,时常呕吐,全身浮肿,睡觉时躺着感到呼吸困难。去医院检查,抽血化验结果出来,医生说我的肾脏功能只剩下不到5%
  

当时很震惊,回想起来,应该是毕业那段时间经常熬夜,肾脏就已经出问题了,但当时没发现,等出现明显症状时已经来不及了。
  

确诊后,我开始做腹膜透析。医生告诉我,尿毒症是不可逆的,如果不进行肾脏移植,就只能做一辈子透析。我还这么年轻,他建议我去排队等待肾脏移植。可等了整整四年,一直没有等到。
  

201710月,我回国了。回来后一开始也是做腹透,差不多每隔三小时就要换一次腹透液,一天要做5次腹透,根本没什么生活质量可言。
  

过了半年左右,我因为腹膜感染,不得不终止腹透改为血透。血透一周要去三次医院,我的生活就是不断往返医院和家里,看不到任何希望。
  

直到202016日,我终于等到了肾移植手术。这一刻,我足足等了7年。手术后,我最开心的就是可以大口喝水了,而且以后不用再做透析,可以去很多想去的地方!去年11月,我还去了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当志愿者!
  

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感谢”,没有他们(捐献者),就没有现在的我。
  

赵银

37岁 肾移植患者
  

我是2009年婚检时发现患慢性肾炎的,之后这几年,病情还算稳定,直到20184月,随着病情逐渐加重,最终被确诊为尿毒症。
  

生病的那段时间,我整个人没精神,还老是头痛。确诊后开始做血透,正常的生活被打乱了。那时候我儿子9岁,得了这么重的病,不知道以后这个家该怎么办。
  

幸运的是,我最终等到了匹配的肾源,做了肾移植手术。手术后,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和以前没什么区别,跑步、打球这些运动都没问题。
  

2019年,我去西安参加了移植运动会,800米长跑244秒,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暑假里,我还带着妻子和儿子去海南旅游。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来之不易,也更能让我体会到,如今拥有健康的身体是多么的幸福!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捐献者)的样子,但真的非常感谢他们。没有他们,我不可能有现在的生活。作为器官捐献的受益者,我也愿意登记器官捐献,将来有机会挽救他人的生命。